当前位置: 首页>>学生工作>>学习园地>>正文
 

游在敦煌

2010年04月20日 20:15          点击:

20082761 王蕊

敦,大也;煌,盛也。

——题记

20088月,我和亲友们共度了一次特殊的自驾游:去寻访那个舞出了飞天,神秘而高深的地方——敦煌。

人流冲刷出的城市——敦煌

去敦煌的路,仿佛永远走不到尽头。黄沙漫漫,只有一条公路笔直的伸向天际,路两旁只有绵延的沙丘和荒芜的戈壁,所谓风播楼柳空千里,月照流沙别一天也不过如此了。在这无尽的旅途中,敦煌是我们唯一的救赎与依托——或许,这也是古往今来朝圣者的感受吧。
敦煌,是一座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旅游城市。
走在敦煌市区中,你就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敦煌文化气息。这种气息已融入到城市大大小小的角落里,如那钟形、宫灯形或绘有美丽飞天的路灯;又如那那反弹琵琶飞天仙女形象的城雕;再如那刻绘在人行道地砖上的壁画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你怎忍心忽视那文化,怎忍心不对这城市印象深刻?

敦煌的特产也有着大漠的特色。

屹立千年的胡杨雕刻而成的印章,仿佛凝聚着坚韧的精神,预示着在现实的黄沙中屹立不倒;盛满月光的夜光杯,仿佛倒映出了大漠夜空悠长的历史痕迹;精巧的工艺骆驼,在漫漫历史中,无论是丝绸之路的商队,还是蒙古军队的补给,抑或在中原无立锥之地的流民,一代代的移民都是靠着骆驼进入了这个能给他们未来的城市。

敦煌的人是热情而有礼的。

这一方面是因为敦煌是个国际旅游城市,敦煌人一向注意维护城市的形象。另一方面,敦煌是个移民城市,这里的人本身或祖上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在天长日久的融合中,形成了包容的氛围。

敦煌,是一座人流冲刷出的城市。过去的敦煌,是伴着丝绸之路的驼铃,塞外胡人的羌笛,蒙古军西征的号角,曲折的成长繁荣起来的。而今的敦煌,是随着南来北往的游客,将敦煌的文化带出去,也将外来的文化带进来。而往来穿梭的人与交汇的文化,也就绘成了敦煌新的色彩,也赋予了她新的生命与魅力。

穿越时空的驼铃——鸣沙山月牙泉

第二天一早,我们就向着下一个景点出发了,那就是敦煌八景中的鸣沙山和月牙泉。

到了景区,入眼的就是望不到头的金色沙丘,以舒缓的曲线绵延而去,妙曼而自然。骑上骆驼,由养驼人领路,我们向着鸣沙山出发了。驼队缓缓前行,走在仅两脚宽的沙脊上,渐渐炙热的阳光在沙面上打下一个个单薄的剪影。随着骆驼轻缓而有节奏的摇摆,整个人都会放松下来,思绪也渐渐变轻,飘忽着回到那个充满了瓷器和丝绸的年代。恍惚间,听到古老丝路上的阵阵驼铃,带着艰辛,带着思念,带着憧憬,在这一片沙海的上空回荡不散。

带着一路的遐思,我们到了鸣沙山之中最高的一座沙丘下。到了这里,当然要爬上沙丘了。而在我为爬沙丘筋疲力尽时,是一位与我素不相识的朋友给了我帮助,在短暂惊讶后我就释然了:在这里,我们不需利害关系的考虑,也不用谨小慎微,在这里,我们都只是对一座沙丘无计可施的平凡人!感觉,无论是现在,还是以前,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帮助不是第一次,也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当然,在这里你除了体验一番别样的一览众山小外,还可以滑沙。鸣沙山正是因为人滑下或起风时会有鸣响而得名,大风时,鸣声如雷,微风处,如奏丝竹。自汉朝起,即为敦煌八景之一,得名沙岭晴鸣,独有一番雷送余音声袅袅,风生细,响语喁喁的景象。

站在沙丘上,可以看到鸣沙山的另一侧有一弯新月样的湖水,远远看去犹如嵌在金子上的翡翠,这就是敦煌八景之月泉晓彻”——月牙泉。

月牙泉被称为沙漠第一泉,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泉水甘甜,碧波荡漾,更因为她四面环沙,又常受烈风侵袭,却泉在流沙中,干旱不枯竭,风吹沙不落。如果说鸣沙山像一个伟岸的汉子,那月牙泉就是一位多情的姑娘,千百年来陪在鸣沙山身边,用自己的柔情安抚了沙漠的狂躁暴虐,为过去和现在的人们留有一块甘甜的清泉绿洲。

在这片土地上,仿佛总回响着穿越时空而来的驼铃,在原始的景色中,将我们的心也带回过去,洗尽铅华,看到最朴素和原始的情感——真诚、热烈、有些不拘小节的粗旷、又不乏体贴的细腻。

沉寂中的辉煌——莫高窟


我们敦煌之行的最后一站,就是三大石窟艺术宝库之一的莫高窟。

莫高窟又名千佛洞,始建于前秦,一直到元代才基本建成。悠久的历史和不断变迁却延续不断的文化,使莫高窟成为了世界上规模最庞大,内容最丰富,历史最悠久的佛教艺术宝库。然而正是这样一座艺术宝库,却远离了喧嚣的红尘,淡然的在大漠深处定禅千年。就像余秋雨先生写到的它因华美而矜持,它因富有而远藏。它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,用长途的艰辛来换取报偿

怀着好奇而近乎虔诚的心情,我们随着导游,一起走近了莫高窟。

在洞窟里,我们最想看的就是那些飞天了,他们色彩艳丽,线条飞扬,优美而空灵,又散发着在大漠荒原上纵骑狂奔的不竭激情,可以给予人无穷的想象。而除了飞天,莫高窟还有许多美丽的壁画彩塑和塑像。这里不仅记载着佛教的经典与教义,更体现着当时人们的生活与文化。参观洞窟,就像游历了历史,看尽了不同时期的人生百态。

看过了各具特色的洞窟,我们又参观了莫高窟掠夺史博物馆。正如《莫高窟》中写到的,莫高窟不仅是震惊世界的文化宝库,也是一个古老民族的伤口。在这里,我们重温了这伤口的形成,看到了那些流落在外的

珍宝的复制品,所有人都在认真的看,因为,

这里的每一件,都是从这伤口中被迫渗出的血液。

我曾怨恨过王道士,因为他,那么多的瑰宝流落海外。但是,王道士也曾将经书递呈当地文官,这些经书却被讽为废纸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,太渺小,太卑微,撑不起守护莫高窟和敦煌文化的重任,而真正能保护莫高窟的人却对它视而不见。莫高窟今日的损失,不光是源于掠夺,更源于对文化的忽视。岁月会沉淀出辉煌的文化,但没有合理的保护,这些文化也会像沙漠中的岩石一样,在时间的朔风中变形甚至消亡,这是一个民族的悲剧。

离开莫高窟前,我远远望了一眼伫立着的道士塔,真心感谢王道士发现了莫高窟,让这静默了多年的文化重见天日。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磨难,但,敦煌在中国,敦煌学,在中国。以前的莫高窟,是在辉煌中保持了沉默,而今的莫高窟,是要在沉默中绽放新的辉煌!

伴着夕阳,我们与敦煌渐行渐远了。敦,大也;煌,盛也。历经沧桑,几度兴衰的敦煌,正以其博大的胸怀和灿烂繁盛的文化,吸引着八方宾客,为他们搭起了连接时空的桥梁。游在敦煌,实是畅游在过去与未来的海洋。